<big id="vu09b"><strike id="vu09b"><tt id="vu09b"></tt></strike></big>

        <table id="vu09b"></table>
      1. <p id="vu09b"><nav id="vu09b"><small id="vu09b"></small></nav></p>

        <p id="vu09b"><strong id="vu09b"><small id="vu09b"></small></strong></p>

      2. 歡迎訪問甘肅經濟信息網!
        首頁 / 數字經濟/ 正文
        加強數字技術創新與應用 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
        • 時間:2023-10-09
        • 點擊:0
        • 來源:光明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在新時代推動東北全面振興座談會上指出,“積極培育新能源、新材料、先進制造、電子信息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積極培育未來產業,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增強發展新動能?!痹谑澜绨倌晡从兄笞兙窒?,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與我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形成歷史性交匯。新質生產力的提出,體現了數字技術革命引致生產力躍遷的時代內涵,具有重大現實意義,是馬克思主義生產力理論的重要創新。加快形成和發展新質生產力,有助于充分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的機會窗口,加快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

          新質生產力是以數字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技術革命引致的生產力躍遷

          生產力是勞動者和生產資料相結合而形成的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能力,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決定力量。世界經濟發展的歷史就是技術驅動生產力從低級到高級、從落后到先進的演化歷程。當前,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興起和演化,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大數據等為代表的數字技術迅猛發展,不僅實現著對產業全方位、全鏈條、全周期的滲透和賦能,而且推動著人類生產、生活和生態的深刻變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數字技術正以新理念、新業態、新模式全面融入人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各領域和全過程,給人類生產生活帶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數字技術已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的主導技術,并賦予生產力新的內涵,新質生產力這一概念就反映了新一輪技術創新引領經濟社會變革與發展的趨勢。

          數字技術賦予了生產資料的數字化屬性。生產力的基本構成要素是勞動者和生產資料,任何構成要素的變革都會推動生產力的發展。生產資料包括勞動資料和勞動對象,馬克思認為勞動資料更能彰顯一個社會經濟時代的主導特征,提出“各種經濟時代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么,而在于怎樣生產,用什么勞動資料生產”。在數字經濟時代,數字技術鏈接、滲透、賦能萬物,賦予了勞動資料數字化的屬性。智能傳感設備、工業機器人、光刻機、云服務、工業互聯網等數字化勞動資料,在算力、算法上所展現出的高鏈接性、強滲透性、泛時空性,都是以往任何技術革命無可比擬的,直接作用于數據這一新型勞動對象,實現了與再生產各環節的深度融合,打破了時空限制,推動資源要素快捷流動和高效匹配,推動著生產力的躍遷。

          新質生產力是與數字化的生產資料相適應的生產力躍遷。歷次技術革命都會引致生產力躍遷,形成特定時期的新型生產力。在蒸汽機時代,紡織機的發明和水力的應用,使生產力克服了勞動過程中體力的限制,發生了質的飛躍。在電氣化時代,冶煉技術、內燃機和電力技術的突破,催生了大規模流水線作業的生產方式,生產力在批量化、高能耗的粗放型生產中進一步得到解放。在數字時代,生產力隨著構成要素的數字化變革而發生新的躍遷,進一步形成新質生產力。由于數字化勞動資料的內在屬性與技術創新關聯緊密,因此,新質生產力呈現出技術創新驅動主導的典型特征。一是涉及領域新,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量子技術、智能制造等技術群逐漸聚合并引發“技術奇點”,不斷催生出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二是技術含量高,新質生產力以科技創新為引擎,是不斷擺脫要素驅動的數量型增長模式,日益體現“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的高質量發展的生產力。

          加強數字技術創新與應用,為形成新質生產力提供核心動力

          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與廣泛應用為新質生產力提供了核心動力,因此,加強數字技術創新與應用是形成新質生產力的關鍵。

          加強數字技術創新。數字技術是新一輪科技革命下典型的通用目的技術,無論是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先進制造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還是6G、元宇宙、腦機接口、量子通信等未來產業,都直接或間接地包含數字技術??梢哉f,新質生產力的作用范圍涉及各類數字技術,強化數字技術創新就是為新質生產力布局搶占先機、贏得優勢。例如,加快各種數字技術創新成果的轉化和擴散,有助于培育壯大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利用數字技術的溢出效應和網絡協同效應,有助于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

          加快數字技術應用。新質生產力愈益擺脫傳統發展路徑,強調以創新驅動高質量發展,這一過程有賴于數字技術的深層應用。相較于傳統工業的粗放型大規模生產方式,數字技術的跨時空、強鏈接和瞬時性特征,可在一定程度上化解生產成本、產品多樣性、生產周期等多目標之間的沖突,從而以柔性生產方式緩解傳統制造業產能過剩的問題。因此,加快促進產業數字化,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推動傳統產業尤其是制造業生產方式、組織方式的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化升級,有助于優化市場的供需匹配機制和資源配置效率,鑄造產業發展的新動能新優勢。

          突破關鍵核心數字技術。目前,世界各國紛紛搶占世界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先機,加緊對數字技術創新進行戰略規劃和超前布局,例如美國制定了《無盡前沿法案》《芯片與科學法案》《關鍵與新興技術國家戰略》等一系列戰略規劃,不斷加大對關鍵數字技術的支持力度。德國主要以“工業4.0”為核心開展數字技術領域攻關,歐盟發布《2030數字羅盤》計劃以實現數字主權,日本聚焦“超智能社會”推進科技創新。在這種激烈的國際技術競爭背景下,我國對數字技術創新非常重視,制定了一系列與數字技術相關的戰略規劃和實施方案,部分領域已經處于“并跑”甚至“領跑”狀態,但在關鍵核心領域仍存在“卡脖子”現象。為此,需要面向前沿數字技術,加強基礎研究,重視原始創新,正確處理好科技自立自強與開放式創新、知識產權保護與技術標準化、技術創新與技術擴散等關系,為發展新質生產力構筑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數字技術創新生態系統。

          數字技術創新驅動形成新質生產力的主攻方向

          培育和發展新質生產力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在堅持系統謀劃的同時,還需抓住現階段發展新質生產力的主要矛盾及其矛盾的主要方面作為主攻方向。

          當務之急是實現數字技術自立自強。新質生產力以數字技術創新為引擎,數字技術可以為新質生產力的形成發展提供“筋骨”支撐。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必須牽住數字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這個“牛鼻子”,盡快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實現關鍵核心數字技術的突破,有以下技術路線可以選擇:一是“集中攻關”取得關鍵突破。對于關乎國家發展和國家安全的關鍵核心技術,應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進行集中攻關,科學統籌、集中力量、優化機制、協同攻關,高效配置科技力量和創新資源,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形成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強大合力。二是另辟蹊徑“變道超車”。數字技術本身就是顛覆性創新的結果,各種顛覆性創新與迭代層出不窮。在顛覆性創新下,先發國家企業誠然具有較大“先動優勢”,但也往往面臨下一代顛覆性創新出現后先動優勢被替代的風險,后發國家或企業若致力于新一代顛覆性技術,因為技術轉換成本較低,可直接“輕裝上陣”迅速采用新技術,實現技術逆襲趕超。培育顛覆性技術需高度重視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圍繞具有先發優勢的潛在關鍵技術和引領未來產業的前沿技術,及早加強戰略謀劃和前瞻布局。

          重點方向是瞄準產業升級。產業是生產力變革的主要載體和實現形式。新質生產力形成過程的落腳點和突破口需放在產業升級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整合科技創新資源,引領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這就要求以數字技術創新和應用推動產業結構高端化,加快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當前,我國數字技術正由信息互聯網、消費互聯網階段向產業互聯網階段邁進,但數字技術驅動產業轉型升級的總體水平仍有待拓展和提升。應緊抓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堅持數字技術創新驅動,發揮數字技術的高鏈接性和強滲透性,推動數字技術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尤其是加快發展依托工業互聯網的智能制造技術,以此促進傳統產業的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化升級。同時,優化基礎設施布局、結構、功能和系統集成,構建與新質生產力相適應的數字基礎設施,并對傳統基礎設施進行數字化升級,以此筑牢現代化的基礎設施體系,助力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

          關鍵環節是推動生產方式變革。新質生產力必然要求生產方式與之相適應。數字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催生了智能化定制化生產。在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平臺上,企業可以根據實時大數據按需定制生產,進行生產要素的配置,合理安排生產計劃,彈性釋放產能,實現零庫存。在這種情境下,企業的搜索成本、復制成本、溯源成本、認證成本等都會大幅下降,研發效率、采購效率、制造效率、庫存效率、運輸效率、營銷效率等都會得以提升。與以往技術革命相比,智能化定制化生產在處理供需關系方面具有突出優勢,其中,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發揮了重要作用?;诖髷祿膽?,工業互聯網能夠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通過與組織內各層級業務活動及流程進行差異化動態匹配,實現對各生產要素的調度和優化配置,促進產業鏈協同發展。數據要素依托數字技術實現了供需兩端的貫通,從而使得企業生產由大規模標準化生產逐漸轉為定制化生產甚至個性化定制,能夠更好地適應快速變動的市場環境和消費者個性化需求,更好維持供需兩端的動態平衡?,F階段,我國智能化定制化生產方式還遠未普及,為此需要把發展的著力點真正放在實體經濟上,加快數字技術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加大工業互聯網的普及力度,實現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智能化升級,以生產方式的轉變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

          基礎因素是數字技術人才。人是生產力中最活躍的因素,符合數字技術創新需求的創新型人才是形成新質生產力的重要因素。一方面,聚焦國家的技術戰略需求,促進人才結構合理布局和協調發展,努力培養造就從戰略科學家、一流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到卓越工程師、大國工匠的各類互補性人才,使其具備以數字技術為主體的多維知識結構,能夠熟練掌握與新質生產力相適應的生產資料,從而實現產業鏈創新鏈的有效鏈接。另一方面,完善支持全面創新的人才發展基礎制度。深入貫徹中共中央、國務院制定的《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在人才教育制度、評價制度、培養制度、考核制度等方面大膽探索,“不拘一格降人才”。鼓勵、引導廣大科技人員敢于提出新理論、開辟新領域、探索新路徑。特別是在前沿技術的基礎理論研究方面,為保障科研人員順利度過基礎理論從提出到落地的“空窗期”,以及原始創新從“從0到1”突破的“冷板凳期”,需要構建更加包容的科研管理機制和創新文化生態。

         ?。ㄗ髡撸浩蓓矕|、徐凱歌,分別系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院長、助理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9ZDA077〕階段性成果)


        上一篇:沒有了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_一级香蕉视频在线观看_一级a做片性视频
          <big id="vu09b"><strike id="vu09b"><tt id="vu09b"></tt></strike></big>

            <table id="vu09b"></table>
          1. <p id="vu09b"><nav id="vu09b"><small id="vu09b"></small></nav></p>

            <p id="vu09b"><strong id="vu09b"><small id="vu09b"></small></strong></p>

          2.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